政府发红包开放医疗,医生与创业者怎么看?关键在能否落地

发布时间:2021-12-07   来源:未知    
字号:

  6个方面、22项政策,涉及土地、财税、金融、保险、审批等方面,非禁即入、应简尽简。

  昨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医保局、中国银保监会等10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社会办医送上“大礼包”。

  2010年以来,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先后印发实施了一系列鼓励社会办医发展的文件,从2010年的《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发展改革委卫生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意见的通知》、2013年的《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到2015年的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

  政策出台了不少,效果并不显著。

  坚持公立医院为主体、社会办医为补充的办医格局,从目前的数据来看,社会办医没能成为“补充”,部分机构却成为警方通报中的“黑恶势力”。

  《意见》是否能成为春风吹皱一池春水?究竟会为行业带来哪些变化?

  连锁全科诊所“东风”来了

  试点诊所备案管理,试点城市跨行政区域经营的连锁化、集团化诊所由上一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统一备案,跨省级行政区划经营的,由所在省份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分别备案。社会办医进一步开放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家庭病床、上门诊疗等服务模式,加大对政府购买服务向社会办医基层医疗机构购买服务的力度。

  在《意见》中,邻家好医创始人兼CEO罗林看到了“东风”。

  罗林认为《意见》在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提升运营管理效率、提升优质医疗服务机构竞争力等方面为新型社区医疗从业者打了一剂“强心针”。

  重塑公私医院关系:双方建立合作关系,通过医联体等形式共生共融共享,真正释放出优质全科医疗资源。

  提升效率、节省成本:统一审批、快速审批,将会提升管理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推动下一步管理模式快速复制、输出。

  加强监管:净化行业市场,让拥有标准化管理和重视医疗人才体系发展的医疗机构具有更强的市场竞争力。

  《意见》中关于开放社会办医家庭上门服务等措施,罗林看到其中蕴藏着全科诊所发展的“红利”。

  “这对社会办医获取更多居民信任,在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流量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自己特色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机遇的背后也有挑战。

  “社会办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的支持,尤其是在加快申请流程方面,这既是重大的机遇也为从业者提出了新的挑战,需要进一步深思获得医保定点资质后,如何更加明确自己的定位,在药品采购、DRGs等变革逐步推行的背景下,如何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服务。”

  大医院不瘦身 谁都没空间

  拓展社会办医空间,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成为《意见》头号政策。

  “社会办医存在空间吗?”一家民营医院院长向“医学界”抛出这样的问题。

  地方龙头公立医疗机构兴建新院区成“风潮”,一脚踩刹车、一脚加油门的现实情况让他很不乐观。

  “大型公立医院扩张不能真正遏制,公立医院都没有生存空间,更何况民营医院。”

  《意见》指出,探索医疗机构多种合作模式。支持社会办医与公立医院开展医疗业务、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合作,倡导开展各类医疗机构广泛协作、联动、支持模式试点,并建立合理的分工与分配机制,各地要出台规范合作的具体办法,国务院有关部门要加强指导。发挥三级公立医院带动作用。各地要完善医联体网格化布局,社会办医可以选择加入,综合力量或者专科服务能力较强的社会办医可牵头组建医联体,鼓励适度竞争。

  上述民营医院院长期待政策能够真正落实,让大型公立医院回归到真正的定位上去,社会办医与公立医院差异化办医格局真正形成,形成上下游协同配合的产业链条。

  经过医院在夹缝中生存该院长深知医疗机构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艰难,《意见》中完善医疗保险支持和人才职称改革引起了他的关注。

  “意见提出的土地、税收等措施都很实在,完善医疗保险支持政策和优化职称评审很重要,这是涉及人和财的关键问题。国家政策层面应该更加关注社会办医的生存和发展,简化程序进入这个行业只是第一步。”

  特殊行业需要针对性政策

  《意见》提出对于社会办医在医疗资源薄弱区域和康复、护理、精神卫生等短缺专科领域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当地政府可与公立医疗机构同等提供场地或租金补贴和其他支持政策。

  国内首家心身医生集团晴日心身医生集团的创始人何日辉主任期待同等之外,精神卫生诊所在落地、发展还需要给予更多针对性的措施。

  以精神卫生专科诊所为例,由于社会的误解和歧视,场地选择始终是个难题,精神卫生专科诊所面临无处安身的尴尬。

  “写字楼私密性好很符合这类诊所的需求,想在写字楼开办诊所在很多地方行不通。将诊所开在底商除了租金贵之外,患者的私密性也得不到保护。”

  所幸何日辉所在的地区比较“开明”,他的诊所才得以安身写字楼。不过目前,国内很多地方,诊所不能开在写字楼。

  《意见》对于精神卫生等短缺专科提出支持,何日辉主任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精神卫生服务具有旺盛的社会需求,公立医院提供的服务远远不能满足,扶持、帮助这类社会办医机构发展将会真正起到化解风险作用,做有益社会的事情没必要分公与私。”

  政策落地关键在地方

  罗林对于《意见》给予了很高评价和期待。

  “政策非常全面支持社会办医,看到了国家层面的决心,实施过程中有时间节点,这保证了政策的落地,2020年下半年效应将会释放。”

  随着万峰、段涛重新回到公立医疗机构,高年资医生+资本的社会办医模式依旧面临生存困境,社会办医能否真正崛起成为焦点。

  围绕社会办医的噪音并不低沉,思维、理念之争都是困扰社会办医市场培育及发展的沉重枷锁。

  北大教授李玲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资本主义的英国都是免费医疗,中国却要指望医疗市场化,医疗不能市场化。

  所谓的市场能够有效率,是因为消费者和生产方能够在市场上博弈。而在医疗上,是医生替你做决策,因为你并不懂你是得了什么病,应该吃什么药,要不要做手术,是医生替你做主。那医生替你做主,医疗消费就是医生替你定的,也就是你的消费你做不了主。信息是严重不对称的,而我们医生既是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一切服务他给你提供,他是供给侧,同时他是需求侧。所以供需都在医生一手,那你想一想,他能市场化吗?他要市场化了,病人不就是被强宰的鸡吗?宰你没商量。所以应该从全世界来说,医疗都是非市场化的。

  李玲的观点并非无人认同,因为“莆田系”等带来负面影响,民众和地方部门对社会办医并不是很“友好”。

  另一方面,地方部门对社会办医的认识和态度关乎到其真正能否发展壮大。

  “医学界”网友的留言中可以看出社会办医从政策到现实存在的落差。

  《意见》究竟能发挥多大作用,上述采访者都不约而同提到地方部门。

  “执行政策的人如何掌握、适用政策,具体政策如何体现国家精神,需要地方政府能够出台相关具体的配套措施。”

  “外地患者转诊会遇到部分地方部门不予报销的情况,就因为民营医院的身份,这不符合国家层面政策,更可笑的是部分地方要求患者必须提供事业单位开具的发票才能报销。”

  怎么鼓励、怎么补贴、办医土地在什么地方……业内人士期待地方细化措施能够聆听他们的意见,不能让“红包”成为“大饼”。

  “我们非常期待在区域细化措施制定过程中能够参与,希望把我们的声音和经验传递给政策制定部门,大家一起推动行业发展。”罗林说。

  回顾创业历程,除了优秀诊疗能力之外,何日辉最大的感慨就是地方部门的支持,他期待更多的地方对社会办医能够“开明”起来。

标签:

les试管在哪儿做
试管t卵p生费用
a卵b怀
拉拉a卵b怀